• 亚博888
  • yabo888
  • yabo娱乐vip
  • 高中学习
  • 语文学习
  • 数学学习
  • 英语学习
  • 作文范文
  • 文科资料
  • 理科资料
  • 当前位置: 雅意学习网 > 理科资料 > 正文

    《巴黎圣母院》节选_巴黎圣母院小说

    时间:2019-05-21 03:29:51 来源:雅意学习网 本文已影响 雅意学习网手机站

      ……  卡齐莫多心如火燎,急想问他把埃及姑娘弄到哪里去了,可是副主教此刻似乎魂飞天外。显而易见,他正处在生命激烈动荡的时刻,即使天崩地裂,也感觉不到的。他两眼始终紧盯着某个地点,呆立不动,默默无言,但这种沉默、这种静止,却有着某种令人生畏的东西,就是粗蛮的敲钟人见了也不寒而栗,不敢贸然造次。不过,还有另一种打听的方式,那就是顺着副主教的视线,看他在看什么,这样一来,不幸的聋子的目光便落在了河滩广场上。
      这样,卡齐莫多看见了教士在注视什么了。在那常备的绞刑架旁边已经竖起了梯子;广场上聚集了一些民众,还有许多兵士。有个汉子在地上拖着一个白色的东西,这东西的后面又拽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。
      这个汉子走到绞刑架下停了下来。那里发生了什么事,卡齐莫多没有看清楚。这并不是因为他的独眼没能看得那么远,而是一大堆兵卒挡住了他的视线,使他无法看清一切。再说,此刻,旭日东升,地平线上霞光万道,巴黎的一切尖顶,诸如尖塔、烟囱、人字墙,都沐浴在光的洪流中,仿佛全一齐燃烧了起来。
      这时候,那个汉子开始爬上梯子,卡齐莫多一下子看得一清二楚了。那个汉子肩上扛着一个女子,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,这个少女的脖子上套着一个绳结。卡齐莫多认出来了:这是她!那个汉子就这样爬到了梯子的顶端,站在上面调整了一下绳结。这边,教士为了看得更清楚,爬上栏杆跪了下来。突然,那个汉子用脚后跟猛地踹开梯子,已有半晌连气都透不过来的卡齐莫多,顿时看见那不幸的孩子吊在绞索的一端,离地有一丈两尺高,左右晃动,而那个汉子蹲坐着,把两脚踩在她的肩膀上。绞索转了几转,卡齐莫多看见埃及姑娘全身可怕地抽搐了几下。教士他呢,伸长着脖子,眼睛圆睁,眼珠儿快要蹦出来似的,凝视着那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对:那个刽子手和那个少女,即蜘蛛和苍蝇。
      就在这惨绝人寰的最恐怖的一刹那,教士脸色铁青,猝然迸发出一声魔鬼般的狞笑,这是只有当人已非人时方能发出的笑声。卡齐莫多听不见笑声,却看出来了。这个敲钟人在副主教背后后退了几步,霍然间,疯狂地向他猛扑过去,用两只巨掌从教士的后背狠命一推,把堂·克洛德推下了他正欠身俯视的深渊。
      教士大叫一声“该死”,随即掉了下去。他往下坠时,他原来所站地方下边的那道檐槽,恰好把他挡了一下。他赶紧伸出双手,垂死挣扎,一把拼命抓住。正当他开口要喊第二声时,猝然看见头顶上方,栏杆边沿上,正探着卡齐莫多那张可怕的复仇的面孔。他于是不作声了。他下面就是深渊,一摔下去有两百多尺深,而且底下是石板路面。在这可怕的处境中,副主教没有说半句话,没有呻吟一声,只是使出闻所未闻的力气,攀住檐槽扭动着身子,拼命想再爬上去。可是他的双手在花岗石上找不到攀附之处,双脚在黑溜溜的墙壁上划了一道道痕迹,却踩不到什么支撑点。凡上过圣母院钟楼的人都知道,就在顶层栏杆的下方,恰好有块石头隆突出来。可怜的副主教就在这凹角上挣扎,逐渐精疲力竭。他面对的不是陡峭的墙壁,而是在他脚下向后倾斜的墙壁。
      卡齐莫多只要一伸手,就可以把他从深渊中拖上来,可是他连看都不看他一眼。他凝望着河滩,凝望着绞刑架,凝望着埃及少女。聋子双肘撑在栏杆上,就在副主教刚才站过的地方,目不转睛地死盯着此刻他在这世界上唯一的目标,纹丝不动,无声无息,就像遭雷打电劈似的。他那只独眼在此之前还只流过一滴眼泪,这时却默默地泪流成河。
      这当儿,副主教上气不接下气,秃脑门上大汗淋漓,指甲在石头上抠得鲜血直淌,膝盖在墙上磨得皮肉绽开。他听见挂在檐槽上的道袍,随着自己的每一晃动,咯啦咯啦直响。更加倒霉的是,这道檐槽的末端是一根铅管,在他身体的重压下渐渐地弯了下去。副主教感到这根铅管慢慢弯曲。这可怜虫心想,一边双手疲软,一边道袍撕碎,一边铅管弯曲,他必定坠落下去,想到这里,心惊胆颤,肝肠寸断。
      有几回,他魂不附体,望着身下十尺左右的地方,有个因雕刻起伏不平而形成的狭小平台,于是他从悲痛的心灵深处乞求上苍,让他在这两尺见方的平台上了结此生,哪怕他还可以活上一百年。还有一回,往身下的广场,往身下的深渊望了一眼,连忙抬起头来,双目紧闭,头发也直立起来。
      这两个人都默不作声,真有点叫人毛骨悚然。副主教就在卡齐莫多身下若干尺处,这样可怕地垂死挣扎着,卡齐莫多则痛哭流涕,紧望着河滩广场。副主教看到自己每次一震动,他唯一仅存的脆弱支撑点便摇晃得更厉害,遂打定主意不再动弹了。他就这样悬吊在那里,抓牢檐槽,几乎大气不出,连动也不再一动,唯有腹部还机械地痉挛着,俨如一个人在睡梦中觉得自己往下坠落时所体验到的那样。他目光无神,惊恐地直翻白眼,睁得老大。
      然而,渐渐地,他支持不住了,手指头在檐槽上滑动,感到双臂越来越酸软无力,身体益发沉重,支撑着他的铅管本来就已弯曲,这时,分分秒秒都一点一点地往深渊弯斜下去。他往下看去,真是触目惊心,圆形圣约翰教堂的屋顶小得像一张折成两半的纸牌。他又一个接一个地望着钟楼上那些毫无表情的雕像,一尊尊都像他一样悬吊在深渊上空,可是它们并不为自己的存亡有半点恐惧,也不为他的生死有丝毫的怜悯。他周围的一切全是石头的,眼前,是张开大口的石头妖怪;下面,最底下,是铺着石板的广场;头顶上,是哭哭啼啼的卡齐莫多。
      教堂广场上聚集着一些看热闹的人,三五成群,平心静气地竭力猜想,这个如此别出心裁寻开心的疯子到底是谁。他们说话的声音一直传到他耳边,清晰而尖细,只听见他们说:“他不跌得粉身碎骨才怪哩!”
      卡齐莫多一直哭个不停。
      终于,副主教气得发狂,吓得半死,明白一切全是徒劳的。但他还是尽其余力,作最后一次挣扎。他吊在檐槽上把身子一挺,双膝猛力推墙,双手抠住石头的一道缝隙,拼死拼活,总算向上爬了一尺左右。但是,这一猛烈的挣扎,使得他赖以支撑的铅管一下子弯垂了下去,道袍也一下子裂开了。于是他感到身下失去了依托,什么也没有了,唯有两只僵硬和乏力的双手还抓住了什么东西。不幸的人遂把眼睛一闭,手松开檐槽,掉了下去。卡齐莫多看着他往下坠落。
      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,是难以垂直往下坠的。副主教向空间抛落下去,先是头朝下,双臂伸开,然后旋转了几下。风把他吹到一座房子的屋顶,不幸的人骨头撞断了,可是还没有死。敲钟人看见他还拼命想用手扣住山墙,但山墙的剖面太陡峭,再说他一点力气也没有了,只见他像块脱落的瓦片一样,急速地从屋顶上滑落下去,摔在石板地面上弹了一下,就在那儿,再也不动了。
      卡齐莫多于是再抬眼望着埃及姑娘,只见她的身子被悬吊在绞刑架上,在白衣袍下面,微微地颤抖,那是临终前最后的战栗。接着,又垂目俯视副主教,只见他横尸在钟楼下面,已不成人形。这时,他泣不成声,凹陷的胸脯鼓起,说道:“天啊!这就是我所爱过的一切!”
      (节选自《巴黎圣母院》,陈宗宝译,湖南文艺出版社1995年5月版)   ……
      卡齐莫多心如火燎,急想问他把埃及姑娘弄到哪里去了,可是副主教此刻似乎魂飞天外。显而易见,他正处在生命激烈动荡的时刻,即使天崩地裂,也感觉不到的。他两眼始终紧盯着某个地点,呆立不动,默默无言,但这种沉默、这种静止,却有着某种令人生畏的东西,就是粗蛮的敲钟人见了也不寒而栗,不敢贸然造次。不过,还有另一种打听的方式,那就是顺着副主教的视线,看他在看什么,这样一来,不幸的聋子的目光便落在了河滩广场上。
      这样,卡齐莫多看见了教士在注视什么了。在那常备的绞刑架旁边已经竖起了梯子;广场上聚集了一些民众,还有许多兵士。有个汉子在地上拖着一个白色的东西,这东西的后面又拽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。
      这个汉子走到绞刑架下停了下来。那里发生了什么事,卡齐莫多没有看清楚。这并不是因为他的独眼没能看得那么远,而是一大堆兵卒挡住了他的视线,使他无法看清一切。再说,此刻,旭日东升,地平线上霞光万道,巴黎的一切尖顶,诸如尖塔、烟囱、人字墙,都沐浴在光的洪流中,仿佛全一齐燃烧了起来。
      这时候,那个汉子开始爬上梯子,卡齐莫多一下子看得一清二楚了。那个汉子肩上扛着一个女子,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,这个少女的脖子上套着一个绳结。卡齐莫多认出来了:这是她!那个汉子就这样爬到了梯子的顶端,站在上面调整了一下绳结。这边,教士为了看得更清楚,爬上栏杆跪了下来。突然,那个汉子用脚后跟猛地踹开梯子,已有半晌连气都透不过来的卡齐莫多,顿时看见那不幸的孩子吊在绞索的一端,离地有一丈两尺高,左右晃动,而那个汉子蹲坐着,把两脚踩在她的肩膀上。绞索转了几转,卡齐莫多看见埃及姑娘全身可怕地抽搐了几下。教士他呢,伸长着脖子,眼睛圆睁,眼珠儿快要蹦出来似的,凝视着那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对:那个刽子手和那个少女,即蜘蛛和苍蝇。
      就在这惨绝人寰的最恐怖的一刹那,教士脸色铁青,猝然迸发出一声魔鬼般的狞笑,这是只有当人已非人时方能发出的笑声。卡齐莫多听不见笑声,却看出来了。这个敲钟人在副主教背后后退了几步,霍然间,疯狂地向他猛扑过去,用两只巨掌从教士的后背狠命一推,把堂·克洛德推下了他正欠身俯视的深渊。
      教士大叫一声“该死”,随即掉了下去。他往下坠时,他原来所站地方下边的那道檐槽,恰好把他挡了一下。他赶紧伸出双手,垂死挣扎,一把拼命抓住。正当他开口要喊第二声时,猝然看见头顶上方,栏杆边沿上,正探着卡齐莫多那张可怕的复仇的面孔。他于是不作声了。他下面就是深渊,一摔下去有两百多尺深,而且底下是石板路面。在这可怕的处境中,副主教没有说半句话,没有呻吟一声,只是使出闻所未闻的力气,攀住檐槽扭动着身子,拼命想再爬上去。可是他的双手在花岗石上找不到攀附之处,双脚在黑溜溜的墙壁上划了一道道痕迹,却踩不到什么支撑点。凡上过圣母院钟楼的人都知道,就在顶层栏杆的下方,恰好有块石头隆突出来。可怜的副主教就在这凹角上挣扎,逐渐精疲力竭。他面对的不是陡峭的墙壁,而是在他脚下向后倾斜的墙壁。
      卡齐莫多只要一伸手,就可以把他从深渊中拖上来,可是他连看都不看他一眼。他凝望着河滩,凝望着绞刑架,凝望着埃及少女。聋子双肘撑在栏杆上,就在副主教刚才站过的地方,目不转睛地死盯着此刻他在这世界上唯一的目标,纹丝不动,无声无息,就像遭雷打电劈似的。他那只独眼在此之前还只流过一滴眼泪,这时却默默地泪流成河。
      这当儿,副主教上气不接下气,秃脑门上大汗淋漓,指甲在石头上抠得鲜血直淌,膝盖在墙上磨得皮肉绽开。他听见挂在檐槽上的道袍,随着自己的每一晃动,咯啦咯啦直响。更加倒霉的是,这道檐槽的末端是一根铅管,在他身体的重压下渐渐地弯了下去。副主教感到这根铅管慢慢弯曲。这可怜虫心想,一边双手疲软,一边道袍撕碎,一边铅管弯曲,他必定坠落下去,想到这里,心惊胆颤,肝肠寸断。
      有几回,他魂不附体,望着身下十尺左右的地方,有个因雕刻起伏不平而形成的狭小平台,于是他从悲痛的心灵深处乞求上苍,让他在这两尺见方的平台上了结此生,哪怕他还可以活上一百年。还有一回,往身下的广场,往身下的深渊望了一眼,连忙抬起头来,双目紧闭,头发也直立起来。
      这两个人都默不作声,真有点叫人毛骨悚然。副主教就在卡齐莫多身下若干尺处,这样可怕地垂死挣扎着,卡齐莫多则痛哭流涕,紧望着河滩广场。副主教看到自己每次一震动,他唯一仅存的脆弱支撑点便摇晃得更厉害,遂打定主意不再动弹了。他就这样悬吊在那里,抓牢檐槽,几乎大气不出,连动也不再一动,唯有腹部还机械地痉挛着,俨如一个人在睡梦中觉得自己往下坠落时所体验到的那样。他目光无神,惊恐地直翻白眼,睁得老大。
      然而,渐渐地,他支持不住了,手指头在檐槽上滑动,感到双臂越来越酸软无力,身体益发沉重,支撑着他的铅管本来就已弯曲,这时,分分秒秒都一点一点地往深渊弯斜下去。他往下看去,真是触目惊心,圆形圣约翰教堂的屋顶小得像一张折成两半的纸牌。他又一个接一个地望着钟楼上那些毫无表情的雕像,一尊尊都像他一样悬吊在深渊上空,可是它们并不为自己的存亡有半点恐惧,也不为他的生死有丝毫的怜悯。他周围的一切全是石头的,眼前,是张开大口的石头妖怪;下面,最底下,是铺着石板的广场;头顶上,是哭哭啼啼的卡齐莫多。
      教堂广场上聚集着一些看热闹的人,三五成群,平心静气地竭力猜想,这个如此别出心裁寻开心的疯子到底是谁。他们说话的声音一直传到他耳边,清晰而尖细,只听见他们说:“他不跌得粉身碎骨才怪哩!”
      卡齐莫多一直哭个不停。
      终于,副主教气得发狂,吓得半死,明白一切全是徒劳的。但他还是尽其余力,作最后一次挣扎。他吊在檐槽上把身子一挺,双膝猛力推墙,双手抠住石头的一道缝隙,拼死拼活,总算向上爬了一尺左右。但是,这一猛烈的挣扎,使得他赖以支撑的铅管一下子弯垂了下去,道袍也一下子裂开了。于是他感到身下失去了依托,什么也没有了,唯有两只僵硬和乏力的双手还抓住了什么东西。不幸的人遂把眼睛一闭,手松开檐槽,掉了下去。卡齐莫多看着他往下坠落。
      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,是难以垂直往下坠的。副主教向空间抛落下去,先是头朝下,双臂伸开,然后旋转了几下。风把他吹到一座房子的屋顶,不幸的人骨头撞断了,可是还没有死。敲钟人看见他还拼命想用手扣住山墙,但山墙的剖面太陡峭,再说他一点力气也没有了,只见他像块脱落的瓦片一样,急速地从屋顶上滑落下去,摔在石板地面上弹了一下,就在那儿,再也不动了。
      卡齐莫多于是再抬眼望着埃及姑娘,只见她的身子被悬吊在绞刑架上,在白衣袍下面,微微地颤抖,那是临终前最后的战栗。接着,又垂目俯视副主教,只见他横尸在钟楼下面,已不成人形。这时,他泣不成声,凹陷的胸脯鼓起,说道:“天啊!这就是我所爱过的一切!”
      (节选自《巴黎圣母院》,陈宗宝译,湖南文艺出版社1995年5月版) 存入我的阅览室

    • 文学百科
    • 故事大全
    • 优美句子
    • 范文
    • 美文
    • 散文
    • 小说文章